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近日,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下称历下法院)对一起著作权权属及侵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驳回原告曦卡(上海)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曦卡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目前,该一审判决已生效。

  值得关注的是,曦卡公司两年时间内先后两次以不同的案由将山东广播电视台(下称山东广电)诉至历下法院,之后又两次都申请撤诉。该案中,历下法院经审理认为,在案证据表明,曦卡公司提起诉讼并非出于正当维权之目的,其提出的山东广电侵犯其著作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反复起诉为哪般


  北京圣田嘉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圣田嘉禾公司)是涉案作品《最好的遇见》的制作、发行单位。2016年8月,该公司出具《电视剧<最好的遇见>独家授权书》,将该电视剧的独家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网络定时播放等权利全部转让给曦卡公司独有。

  2017年11月,曦卡公司出具《独家授权书》,将涉案作品的上述权利全部转让给霍尔果斯永洲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独有,授权期限为10年。

  2018年1月,霍尔果斯永洲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将涉案作品在山东省行政区域内的播映权、发行权、转授权转让给上海永洲影视公司独有,授权期限为3年,自涉案作品在授权区域内首播之日起算。以相同约定的内容,上海永洲影视公司于2018年7月将其对于涉案作品所享有权利转让给伊犁央图睿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8年8月,伊犁央图睿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同样方式将其对涉案作品享有的权利转让给山东广电。

  2019年7月,曦卡公司认为,根据上海永洲影视公司与山东广电所属卫星频道签订的《播出协议》,涉案作品应于2018年10月起开播至11月播出完毕,但山东广电截至诉讼日仍未支付涉案作品的播映版权费2800万元。随后,其以债权人代位权纠纷为由,第一次将山东广电诉至历下法院。之后,曦卡公司申请撤回起诉,历下法院于2020年2月作出裁定准许曦卡公司撤回对山东广电的起诉。

  2020年11月,山东广电正式播映电视剧《最好的遇见》。

  随后,曦卡公司以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为由,再次将山东广电诉至历下法院。曦卡公司主张其享有涉案作品的播映权、发行权,并且举证圣田嘉禾公司于2020年11月出具的《授权证明书》,其中写明未经曦卡公司许可的侵权行为,曦卡公司得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

  诉讼过程中,山东广电主张,曦卡公司提起诉争的真实目的并非侵权追索,而是意图通过该案获取涉案作品授权的相关证据链条。

  2021年12月,曦卡公司再次向历下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书,申请撤回其对于山东广电涉嫌侵犯涉案作品著作权权属以及相关权利的起诉。

  不久前,历下法院就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曦卡公司对山东广电享有播放涉案作品的合法授权的事实是明知的,而其陈述明显与事实不符,故曦卡公司提起诉讼,显然并非出于正当维权之目的。因此,判决驳回曦卡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告身份不适格

  据了解,该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曦卡公司是否有权作为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提起诉讼。

  对此,该案主审法官綦晓玥表示,曦卡公司在诉讼过程中提交的一份2021年6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民事判决书(下称另案判决)中判决中认定,2017年圣田嘉禾公司将涉案电视剧的播映权、发行权一次性卖给曦卡公司。2017年11月30日,曦卡公司将该电视剧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全球范围内的电视播映权、发行权及收益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网络定时播放的权利等全部转让授权给霍尔果斯永洲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结合山东广电举证的两份《电视剧<最好的遇见>独家授权书》,可以证实2020年11月山东广电播映涉案作品时,曦卡公司并非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

  綦晓玥介绍,涉案作品的相关著作权经圣田嘉禾公司、曦卡公司、霍尔果斯永洲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上海永洲影视公司、伊犁央图睿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依次转让至山东广电。因此,在正式播映涉案作品时,山东广电已具备相关合法授权,并且山东广电提交的相应授权书予以佐证了上述授权路径。而曦卡公司仅主张不认可上述部分授权书真实性,但未提交相反证据予以证明,其观点不能采信。

  綦晓玥表示,曦卡公司在该案中提交的2020年11月圣田嘉禾公司出具的《授权证明书》载明的授权内容,与案件庭审中查明的事实,以及另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不符,曦卡公司对此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并且未提交上述《授权证明书》出具时所具备的相应权利基础的相关证据。因此,曦卡公司所提交的圣田嘉禾公司出具的《授权证明书》的真实性及合法性,法院不予认定。

  “结合2019年7月曦卡公司第一次向历下法院提起的债权人代位权纠纷诉讼案件情况,以及曦卡公司所提起的第二次诉讼中,双方对于涉案作品著作权利的举证情况,还有曦卡公司提交另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可以知道,2021年11月前曦卡公司对于山东广电播放享有涉案作品的合法授权的事实是明知的,但是诉讼过程中,曦卡公司的陈述显然与事实不符,因此曦卡公司提起诉讼显然并非出于正当维权之目的。曦卡公司主张山东广电侵犯其著作权且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对此不予支持。因此,对于曦卡公司提交的撤诉申请,法院不予准许,并依法判决驳回曦卡公司的诉讼请求。”綦晓玥说到。(通讯员 王继学)


(编辑:田伊慧)

(中国知识产权报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主办单位: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1036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