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本期人物:王珮瑜,国家一级演员。2001年获得《CCTV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老生组最佳表演奖,2002年获得第13届白玉兰戏剧奖主角奖,2011年获得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013年获得上海文艺创作和重大文化活动颁奖仪式年度优秀文艺工作者奖,2019年当选为“中国非遗年度人物”。


  在京剧界,提及老生,无人不知“瑜老板”;在社会上,提及京剧,喜爱的人无人不知王珮瑜。本是一个女儿身,却以一个老生的形象出现在舞台上,不仅出演众多剧目,还斩获诸多奖项,更俘获众多粉丝的心。不仅如此,她还担起传承京剧这一传统文化瑰宝的责任,通过多种形式,利用多个渠道讲解京剧知识,普及京剧文化,告诉大家:京剧其实很好玩。


  “我一共挥过1641次胡子,在第367次的时候,我有了个绰号——瑜老板。对于我来说,京剧就是天命,既是天命,就要用心守护。”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王珮瑜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采访时如是说。


  巾帼不让须眉


  王珮瑜工老生,宗余派,师从王思及。24岁时她凭借京剧《问樵闹府·打棍出箱》获得第13届白玉兰戏剧奖主角奖,33岁获得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年少成名的她,作为建国以来专业戏校培养的第一位女老生,注定了戏曲之路不会平凡。



  生这个行当,是以男子当道的,如著名的四大须生余叔岩、马连良等皆为男子。但王珮瑜却不走寻常路,明明是女娇娥,却扮作男儿郎。


  老话说入行要趁早,对于尤其讲究童子功的京剧来说更是如此。王珮瑜11岁开蒙学老旦,很快就以一出《钓金龟》获得江苏省票友大赛第一名。“有次表演完,遇到余派传人范石人,老先生就指点说,‘你的条件很好,要是想成角儿,还得唱老生。’成角儿是每个京剧演员的梦想,我也不例外,从此改弦易辙学了老生。”王珮瑜回忆道。


  但是成角儿不易,在建国后梨园行里有条约定俗成的规矩,京剧里但凡男性角色都由男性扮演,女性角色都由女性扮演。王珮瑜凭着天赋和实力,以及对京剧的执着,让所有评委老师动容,最终她被上海市戏曲学校破格录取。于是,年仅14岁的她成为一个女老生。


  在进入上海市戏曲学校学习第二年,王珮瑜就遇到了她的伯乐。15岁,王珮瑜第一次见到京剧大师梅兰芳之子梅葆玖。因为梅葆玖的力推,一个戏校女老生的命运,从此有了另一番景象。


  “那一年,演员程之为纪念父亲程君谋,邀请梅葆玥、梅葆玖、尚长荣等京剧名家同台演出。演出前,受程君谋指点的梅葆玥突然失声,程之当即邀请我来填梅葆玥的空缺,唱‘开锣戏’《文昭关》,大轴则是《霸王别姬》,戏中梅葆玖饰虞姬,尚长荣饰楚霸王。”王珮瑜笑着回忆道。


  在与“四大名旦”同台演出后梅葆玖便拿着王珮瑜的照片,见了同行就说“上海戏校出了个小姑娘,叫王珮瑜,唱得真好。”


  有了梅葆玖的力荐,王珮瑜在梨园快速发展。但是让梨园行外的人熟悉王珮瑜,还是她在陈凯歌拍摄的电影《梅兰芳》中为孟小冬配唱。


  “有一天,我接到剧组打来的电话,说‘梅葆玖老师推荐我们来找你,梅先生说当下能给孟小冬配唱,唯有王珮瑜’。录音那天,我在录音棚,看到梅葆玖先生进来,捧个大苹果,正大口吃着。梅先生一见我,放下苹果,哈哈大笑,‘珮瑜,怎么弄着弄着,就把咱爷俩给拴一起了?’”她愉悦地说道。


  做京剧的传道者


  京剧虽为国粹,但是随着文化多元化的发展,京剧变得越来越小众。在很多人都为传统文化的没落而扼腕叹息的时候,王珮瑜选择做一个京剧文化的传道者。


  “我认为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京剧的人,还有一种就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人。” 她笃定地说。


  传道授业,需要讲台。王珮瑜发现,京昆Follow Me是专门辅导观众学习京昆的平台,但因宣传力度小,学习的人数并不多。于是,王珮瑜主动请缨,来当主教老师。很快,“明星效应”就显现出来,她顺势推出“王珮瑜京剧明星公开课”。在一节课上,剧场里600多人齐声高唱《今日痛饮庆功酒》,气势恢弘,这一场景让她印象深刻。王珮瑜欣慰地说:“能让观众因喜欢我而走进剧场,从此迷上京剧,这多有意义!”


  在小试成功后,王珮瑜大胆创新,寻求突破,与相声大家马三立之子马志明、导演马骞,以及已故评书名家单田芳一起推出“墨壳原态舞台剧”《乌盆记》。“墨壳原态”的概念,是强调其原汁原味的舞台呈现。演出时,马志明先讲传统相声,然后带出《乌盆记》,接着单田芳说《乌盆记》评书,最后王珮瑜和马志明主演的京剧《乌盆记》压轴登场。戏还是原来的戏,但因组合新颖,老戏就唱出新味来了。这场《乌盆记》被观众称作“跨界合作的慢娱乐”。


  看台下座无虚席,王珮瑜又一次坚定传播京剧的自信:“谁说拯救京剧非得排新戏、搞大制作?将传统京剧整合好了,一样能吸引观众。”于是,趁热打铁,他们推出“墨壳丹青”版《赵氏孤儿》。


  为了做好京剧的传播,王珮瑜不断尝试用年轻人喜欢的形式,努力推动京剧的普及。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关注京剧,她身体力行地推广京剧,办京剧讲座,成立社团,上B站开直播,开启付费节目《京剧其实很好玩》。“京剧现在最大的考验就是‘传承’,看戏的人越来越少,看戏的和不看戏的群体之间,沟壑越来越宽,而我一直在努力去填平这道沟壑。”王珮瑜说。(文字:李伟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晏如)

 

(中国知识产权报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主办单位: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103642号-2